【仇人妻】【作者:不详】【完】_色屋屋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仇人妻】【作者:不详】【完】

【仇人妻】【作者:不详】【完】
一天下午,我和朋友大荣坐在一起喝酒.

"老子今天心里畅快啊!!!哥们,干了..."大荣端起酒碰了一下咕噜一口灌了下去.

"遇上什么好事了?这么高兴?"我也紧跟着灌了一杯.

"嘿嘿,昨晚我把那臭婊子干的死去活来,哭爹喊妈似的鬼叫,现在想想都来劲..."大荣拍着大腿说着,脸上一副痛快的表情.

"不就干了个女人吗?看把你乐的,切....."我不屑的说.

"这你就不知道了,老子昨晚干的不是一般的女人,那可是毛广的老婆!你想不到吧!嘿嘿."大荣眯着眼睛得意的笑着.

"毛广?就是以前跟你干过架的那个?"我惊讶的问

"对,就那个狗日的,他妈的叫他吊,老子干的就是他老婆,让他带个大绿帽!让他做个大王八!"大荣气愤的说着,看来当年的怨恨一点也没消.


"他那老婆我认识,叫晓静,长得特正点!那奶子跟屁股好大好丰满!看着就想干!不过那娘们还挺高傲的,你能操上她???"我有些半信半疑,同时也非常激动.


"什么高傲,都他妈装出来的,在床上骚的跟条母狗似的!想怎么操她都行!昨晚老子狠狠干了她三炮!就在毛广的床上干的.真他妈解气.."大荣说着高兴,又咕噜喝了一杯.

"他妈的,还有这样的事?毛广跟你可是有过节的,那娘们会乐意让你操?"我夹了一口菜又放回去,瞪着眼睛惊奇的问.

"那婊子嫁给毛广才多久,根本不知道那回事,昨晚还管我叫老公呢!
我还跟你说,那婊子脱光了那才叫正点!喔唷,那皮肤又嫩又白!那奶子有叶子媚的那么大!两只手掐都掐不住!那屁股又大又圆!肉乎乎的!从后面干进去啊,油都他妈滋出来了......"大荣指手划脚的说着,我听的不禁咽了咽口水,连鸡巴都有了反应.


"那你跟我说说,你昨晚都怎么干她的?从头到尾,详细点!"我赶紧拔出一根香烟递给大荣,帮他点上,竖着耳朵等待大荣的来揭发那女人的隐私.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注意晓静,那妩媚的脸蛋,丰满的身材,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女人味,都深深的吸引了我,在多少个孤单的夜里,我都会想着她手淫,想像着她在我胯下淫叫,求饶!


大荣深深吸了几口烟之后,开始激情的描述起来:"其实我跟那婊子认识也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机会搞上手.这段时间她老公出差在外,才好不容易约她去酒吧玩,后来一直玩,一直喝酒到半夜.那婊子被我灌的也差不多了,于是我就扶着她送她回家.一进屋,老子就抱着她又亲又摸,那婊子刚开始还跟我假正经,扭扭捏捏的,说自己不想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老子火起来扒开她的衣服,把两个大奶子掏出来使劲的揉了揉,再把手伸到她内裤里扣了扣,没几下,那婊子就屈服了,开始恩哼恩哼了.老子一看上手了,马上把她抱到房间里扔在床上,三五下就把那婊子扒的跟去了毛的鸡一样.那婊子在床上缩成一团,还跟老子装淑女,老子按住她,拼命吸她的奶头捏她的奶子,手指不停的扣她的骚穴,那婊子身子特别敏感,每碰她一下都会有很大的反应,没几分钟那婊子就淫水直冒,扭着腰挺着胸,全身发痒一样的要老子干进去."大荣停了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接下来你就开始干她了?"我焦急的等待下文.


"我当然没有马上干她,只是把鸡巴掏出来放她面前晃了晃,那婊子倒挺机灵的,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爬起来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就卖力的吸起来,一边吸一边还会用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转,含一会舔一阵,啄啄头吸吸蛋,一点也没有忽略的意思,口活相当的地道,没几年功夫根本到不了那个火候.老子憋着气让她伺候了十几分钟,鸡巴被吸的硬的跟铁一样.我想也是时候好好操操她了,于是对着那骚穴就捅了进去,捅的那婊子哇哇哇的叫,叫的可骚了.老子掐住她两个大奶子死命的操,每操一下,比在毛广那狗日的脸上挥一拳还痛快.跟老子吊,老子就拿他老婆好好去去火.于是我姿势一个挨一个换,这样操一会,那样操一会,操得那婊子淫水是哗啦啦的流啊,把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那婊子说自己喜欢趴着让人操,我就让她趴着,老子刚好也喜欢这姿势,看着女人像母狗一样摇着屁股就兴奋.我端着她的大屁股操的起劲,一边操着一边把屁股使劲往两边扒开,让她的屁眼彻底的露出来,我看她屁眼一缩一缩的,还有些受创的迹象,一看就知道被人走过后门的....."

"天啊.那娘们还有这嗜好?"我惊讶的打断了大荣的话.


"看不出来吧,别看她平时一副美丽高雅的样子,在床上啊,贱态百出......我看着她的浪屁眼想,别人都操了,我不操操也说不过去啊.于是我二话不说,对着她的屁眼就使劲顶了进去,那小屁眼还真够紧的,好不容易才全顶进去,还没起动呢,那婊子就痛的哇哇叫,说我的鸡巴太大了.我管她妈的,摆好架势就狂操,操的那婊子一遍又一遍的求饶,后来那屁眼就被我操成个大窟窿,合都合不上了,真叫痛快,哈哈哈哈...."大荣说着不禁大笑起来.

"我操,毛广要是知道他老婆被你这么操,还不活活气死啊."大荣真实的解说好像把我带到了现场,听的我鸡巴硬的生痛.


"还没完呢,最有意思的还是今天早上,一起来那婊子就帮我烧好了面,我坐下来就吃,突然脑子里一闪,想起了A片里的一个片断,早就想试试了,于是我就叫她钻到桌底下给我吹萧,那婊子真是听话,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这样,我一边吃着热面,一边让她给我啄鸡巴,这种待遇花钱都不一定享受的到啊!结果那婊子足足吹了四十分钟才给我吹出来,精液射了她滿满一嘴,还全给吃下去了,我敢打赌这是她吃过最有营养的早餐了.....我还想着哪天拉屎的时候也让她给我吹吹,那就更爽了....嘿嘿.....叫她是毛广的老婆,老子慢慢玩,玩死她......."大荣说着猛喝一口酒,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

大荣拿起手机一看,对着我说:"你看,那婊子来电了,想我操了!"

大荣接起了电话:"在朋友一起吃饭呢......聊聊天,还聊到你了呢......,嘿嘿......怎么?才隔半天就想我啦.......晚上八点去你那......给我洗干净了趴在床上等我.....好了,就这样吧...."说完挂了电话.[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23 23:15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