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五部曲【完】作者不详_色屋屋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强奸五部曲【完】作者不详

强奸五部曲【完】作者不详
第一部被强奸的女主播


  一、施暴

  菁玉倩照电台大美女正直二十二妙龄的菁玉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显得十分没有精神;就连在主播台上也频频吃螺丝,主播群女同事们从侧面打听才知道她最近在跟男朋友文杰闹分手。怎么可能呢?

  菁玉的男友邱文杰是个家喻户晓的大帅哥,又是邱氏财团少东;菁玉与他交往也快三年了,金童玉女不知羡煞多少新闻部的同事们;如今竟然要闹分手了,实在令人不解;大概只有菁玉能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吧!

  深夜十二点钟菁玉刚刚报完 X线夜报,下了主播台;同事们约他去吃宵夜,她拒绝了;表示已经很累了要回家睡觉,大家觉得她刚跟男友闹矛盾心情不好;便不勉强她了,一群同事们便相约吃宵夜去了。

  菁玉一个人回到更衣室,卸下主播的套装;只剩下一套紫色的性感内衣裤,她看着整容镜里的自己;美丽的长发,标准的瓜子脸,十分匀称姣好的身材加上感性的面貌,觉得自己跟文杰真的是天生的一对;文杰家世好,学历高;两人的关系也十分亲密,但她始终觉得文杰总是缺少了什么?咳!算了!况且;自己还那么年轻……

  走出八德路 TVXS 大楼外,原来外面正下着大雨,菁玉撑着一把小伞;雨势大得根本无法用伞遮蔽,菁玉的身子有一部份已经淋湿了;她慌忙地对着往来的出租车招呼挥手,可是没有任何一辆肯停车载客;更离谱的是有一辆白色小客车在她面前直呼而过,溅起的水花将她喷得全身都湿透了……

  只好先回公司了,她回身再走回大楼里;准备回更衣室去梳洗一番,到了新闻部门前却发现门是上锁的;她便去找值夜班的福伯取钥匙,哪知道值班的福伯早已不见人影了。

  当菁玉正彷徨无助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身影:「妳不是夜报主播菁玉小姐吗?」

  来者是TVXS餐饮部的助理厨师阿德,年纪快四十了,高大壮硕的体格;清晰可见的胡渣与胸毛,外表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十足粗鲁的男子。此人是个老色狼,不知奸淫过多少美丽少女,名声一直不好。他早就盯上菁玉了,一直在找机会上她。

  「你是餐饮部的人吗?我想回新闻部可是门锁上了。」

  由于菁玉的全身都湿透了,她身上所穿的性感紫色内衣清晰可见;菁玉与另一名主播雅莉同是电台两大美女,她长着一副让任何男人一看就心动的身材,一头湿湿的长发披在腰际上,35-22-35的身躯在雨水的衬托下性感极了。阿德先是盯了一下她的挺拔高耸的胸部,再对她说道:「我来帮妳开开看。」

  阿德走到菁玉的身旁试着帮她开锁,一边跟她聊着:「X 小姐,我最喜欢听妳报新闻了,妳长得那么漂亮;声音又好听,早就应该让妳当晚报的主播了!什么 X雅莉,只不过是比你大一岁而已。」

  虽然知道是灌迷汤,但听在菁玉耳里;还是感到十分窝心,顿时在淋湿的身上又升起了一股暖意。

  「不行,还是打不开。」

  菁玉着急道:「那……那怎么办呢?」

  这时阿德毫不忌讳地用双手握住菁玉的肩膀说:「没关系,我们餐饮部有浴室和干净的工作服。妳先到那儿去梳洗,换上干净的衣服以后;我再开车送妳回家好了!」

  菁玉对阿德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脸上立刻一阵泛红;今年二十二岁的她虽然有过包括文杰在内的许多男人的追求,但至今仍是处女。因为从来不曾被如此粗壮的男子握住肩膀,她赶紧慌忙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阿德十分豪爽地说:「没关系啦,大家都是同事嘛!不要客气。」

  菁玉虽然明知此人是出了名的色狼,和餐饮部不少少女发生过性关系,有过不少强暴女生的传闻,还和几个有夫之妇关系暧昧,但对方一番好意也不便拒绝。

  阿德带着菁玉到餐饮部厨房的浴室,这是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淋浴室;褶迭门是用毛玻璃作的。菁玉进入浴室以后便转开水龙头开始淋浴,阿德刻意将厨房的灯关掉,顿时只剩下浴室的灯亮着;在半透明的毛玻璃下,菁玉的迷人的身体隐约可见;那两腿之间浓密的幽谷,随着她转动身体而若隐若现;那高耸的双峰,在莲蓬头的刺激下更加挺立了。阿德看在眼里,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啊?这就是我的偶像主播菁玉吗?」

  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这个天生尤物。

  "阿德色胆包天,性欲极强又有过多次强奸少女的经历,见菁玉和男友发生矛盾,知道有机可乘。“嘿,嘿,就在今晚吧。”

  阿德蹲在门口欣赏着,沈醉在他的奸淫计划里!

  话说阿德在浴室外窥视菁玉淋浴,但好事不长久;菁玉很快就已经梳洗完毕,阿德拿一件干净的厨师工作袍递给她穿;这是一件和式的工作服,类似空手道装要绑腰带的样式。菁玉换好了衣服便步出浴室,一阵少女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由于她里面只穿了贴身乳罩和小内裤,所以胸前白皙的肌肤清晰可见;隐约微露半个乳房和深深乳沟。

  阿德见菁玉迷人的模样而呆住了,赞美声脱口而出:「菁玉小姐,妳好漂亮喔;想不到妳不化妆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地清纯!」

  被阿德如此称赞菁玉羞涩的说:"阿德,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

  "阿德十分得意地说:「走吧,我送妳回家!」

  菁玉有一点犹豫,但想自己的身份,对方一个橱子,不会乱来吧。

  两人来到地下一楼的车库,阿德的车子是一辆三门的箱型小货车;阿德将座位清理了一下:「抱歉!东西太多有点乱!」

  菁玉连忙回答:「没关系啦!」

  两人上了车以后,车子就直驶出 TVXS 大楼;此刻是深夜两点钟了,外面的雨势比之前更大了;同时还夹带着强风,车子行驶时还不时可以看见强风将一些垃圾树叶吹得满天飞舞。菁玉开口:「好恐怖哦,这么大的风!」

  阿德回答:「奇怪?好像没有听说有台风要来啊!」

  由于阿德的货车避震系统不是很好,所以车子开起来颠颇的相当厉害;此时菁玉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好像有什么东西抵住她的私处;由于她只有穿一件工作袍而已,所以抵住她下体的东西所带给她的触感是很明显的;加上车子颠颇得很厉害,那种触感让她觉的很不自在但是好像又很……很舒服;在一阵连续摇摆与刺激下,她已经觉得私处所受到的刺激相当愉快;最后菁玉忍不住从娇小的嘴巴叫出了短促的一声︰「啊!……」

  「怎么了!」

  阿德连忙问到,菁玉有些不自在地指着自己的座位说:「座……座垫上好……好像有什么东西耶。」

  接着她自己将手伸到坐垫与私处接触的地方,将那不明之物拿出来;天啊!

  原来是一颗大钢珠,大概有小孩的拳头那么大;难怪她……

  阿德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那是我用来练腕力的钢珠啦,妳也知道我们这行需要有很大的力气的。」

  菁玉也回答:「没。没关系!」

  阿德连忙将钢珠取了过来,却发现亮丽的钢珠上布满了类似像胶水的透明液体,那是?没错,那是淫水!

  原来菁玉在这大钢珠的强烈刺激下,私处已经湿淋淋一片了。连贴身的白色小内裤都湿润了。两个人都知道钢珠上附着的是什么东西,所以菁玉的脸都泛红了,一想到对方是个大色狼,自己在他目前出丑,尴尬极了。

  沉寂了一段时间两人没有再对话,阿德此刻用斜眼偷偷瞄了菁玉的表情;发现此刻她的脸还是非常的红,再往下看菁玉的一对十分丰满乳房在车子颠簸的起伏下;上下左右摇摆不定,非常好看。此刻阿德的阳具也有一些忍不住了,裤裆前立刻升起了一座高高的帐篷;非常的雄伟,菁玉看到阿德的阳具升起以后吓了一跳!立刻将头摆到另一边;这个时候气氛更加尴尬,菁玉的心跳得非常的快;她不禁偷偷地去瞄了一次阿德的帐篷,此刻她有点害怕,觉得阿德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而且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居然有如此巨大的阳具……

  车子终于开到了菁玉的住所,车外的风雨更大了;阿德拿了一把特大号的雨伞对菁玉道:「菁玉小姐,我先送妳到门口吧!」

  菁玉见风雨这么大就回答:「好吧!」

  两个人就撑着一把特大号的雨伞一起下了车,朝住所大门走去。

  阿德悄悄用铁片划过左手上臂,上臂开始流血;但刚流出的血却马上被大雨冲淡。

  菁玉慌忙道:「阿德!你怎么了。还好吧,哎呀!你流血了。」

  阿德若无其事地说:「不要紧,不知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皮外伤而已。」

  菁玉心想本该让阿德进屋敷个药,但对方是出了名的大色狼,万一他心怀不轨……可想到是他开车送回家的,只好尴尬地说:「先……先到我家敷个药吧!」

  阿德假意回答道:「这么晚了方便吗?」

  菁玉回答:「没关系,今晚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还没来得及谢你,现在你又受了伤!」

  阿德乘机回答:「那……好吧!」

  菁玉没想到对方答得这么快,只好和他一起向自己的家门走去!

  话说菁玉与阿德两人回到屋子里,阿德顺手关上门。菁玉忙着找寻急救箱;根本没有时间将身上的工作袍换下,忙乱了一阵子后终于找到了急救箱。

  她赶紧到阿德身边道:“阿德,我先帮你止血。”

  阿德狡诈地一笑,“可是有外衣……”

  菁玉一咬嘴唇:“你……你先把外衣脱掉吧!”

  阿德很干脆地就把外衣脱了,只剩下兰色的牛仔裤。眼前菁玉所看到的是一个骠形大汉;宽阔的肩膀与浓密的胸毛,从背面看起来简直壮得像一头熊一样。

  菁玉看到这样的体格差点愣住了,因为这跟她的前任男友文杰的体型完全不同;文杰是属于瘦高型的……但想到对方如此强悍,自己一个弱女子……“哎,管他的,先敷药再说,他一定不敢乱来。

  菁玉还是赶紧为阿德止血,由于阿德的块头非常大;菁玉几乎必须贴着阿德的身体才能帮他止血。而阿德却故意将手放在自己身体很近的地方。

  这时两个人的身子贴的非常近,已经近到可以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阿德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 ,居然可以跟自己的偶像主播这么的亲近;他很仔细地打量着菁玉,赫然发现她的工作袍已经松掉了,大概是刚才一阵慌忙所导致的;低下头去看,菁玉那一对硕大挺立的乳房在已被雨水打湿的白色乳罩下呼之欲出,几乎完全呈现在眼前,似乎要将奶罩冲破;饱满的双峰加上淡粉红色的乳头紧贴几乎透明的奶罩,一头长发披过腰际,加上菁玉身上传来阵阵少女幽香,让阿德的鼻血快喷出来了!心想老子奸淫过无数少女,菁玉无疑是最美身材最好的一个。

  菁玉要是处女的话,今晚的艳福就更妙不可言了,不禁露出阵阵淫笑。

  他色迷迷的紧盯着她的白皙乳房,可是他那巨大的阳具却没有那么听话;已经迅速地充血了,高高顶起……

  菁玉与阿德身体贴得很近,她从阿德身上所闻到的是一种特殊的体味;这种体味是属于粗线条的男人体味,她觉得这种味道非但不会感到排斥;反而令她有兴奋的感觉,因为她觉得这种体味比起一般文绉绉的男人所擦的古龙水味道好多了,就像文杰一样,太文了,也许这就是和他老和不来的原因;她就暂时沈醉在这独特的气味当中……心想阿德这人挺爱助人的,如果他不是名声太差,蛮可以交个朋友。可菁玉哪里知道,阿德此时正色迷迷的看着她的乳房,准备着奸淫计划。

  这时阿德的肉棒突然的胀大抵住了菁玉的小腹,菁玉吓了一跳︰「呀!」

  她推开了阿德,却再度看到阿德巨大肉棒鼓起;吃惊地道:「你……你想干什么?」

  疑惧只心大增。

  因为刚才推开阿德太用力了,以致于她的袍子脱落了一边,露出了半边的肩膀与酥胸;阿德见到此状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健步就扑向菁玉︰「想干什么,菁玉小姐,我好喜欢妳!我想你好长时间了,今晚就给了我吧。」

  「不!不要!」

  菁玉叫喊着,但对阿德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时还无法反应就已经被阿德拉过拥在怀中;外袍被他粗暴地拨落在地上,只剩下乳罩和内裤还贴在身上。她试着想要挣脱,虽然她的1 米67的体形不算太小;但和阿德这样1米82的骠形大汉比起来,她的体型确实显得娇小了。所以她根本无法挣脱。自己无比白嫩娇小的娇驱和阿德长满胸毛的粗糙的黄黑色皮肤的强壮身躯就这样站着紧贴在一起,阿德强有力的双臂使两人身体紧帖得没有一丝缝隙,菁玉白嫩的胸部被他的体毛磨蹭着,丰满的乳房被他健壮的胸膛压的扁扁的,圆滑丰满的白臀被他的有力的右手放肆的抓摸着,并被向着阿德阳具方向狠压着。光滑白皙的玉背被他疯狂的左手来回抚摩着。菁玉明显感觉到他那无比巨大的阳具正隔着牛仔裤强顶着自己的私处,而由于臀部被压使私处根本无法摆脱阳具的纠缠,感觉他的阳具似乎要冲破牛仔裤和自己的小内裤一样。

  怀抱这样动人的半裸玉体使阿德体内欲火更盛,心想今天非强奸了这大美女不可。而阿德粗暴的动作、男人身上体味和极有力的磨蹭,不禁使从未尝过禁果的菁玉体内有闪过一种莫名的冲动,但冲动一晃既逝,理智很快恢复,一想到对方是出名的大色狼,而自己是名播音员,被这样的人奸淫真是丢死人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是个处女,怎能将宝贵的贞操给他,双手拼命的捶打着阿德的胸膛,「不!不要!求你,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菁玉的脸羞的通红,大声叫喊着。可阿德就是要看菁玉这副娇羞模样,红通的脸蛋更增菁玉绣色,使她更加动人。看着这美丽的少女被自己恣意完弄,阿德不禁哈哈淫笑着:“叫阿,叫啊,女人不叫,男人不爱,最好让大家都听到我阿德是怎样强奸这美丽的名主播的。”

  菁玉听了这话哪敢再叫,只用手捶打他的胸膛,可这对阿德来说就像挠痒一样。秀丽的长发不停飘摆着,突然感觉到他的阳具大龟头头正隔着牛仔裤在自己只有一层薄薄小内裤遮挡的阴部狠命摩擦,弄的菁玉感觉既舒服又难受,阴蒂被摩擦的一阵阵瘙痒,阴道内不禁分泌出淫水,使小内裤甚至阿德的牛仔裤都打湿了,一方面怕自己抵挡不住,一方面又怕他的阳具竟会顶破牛仔裤一下子就夺去自己的贞操,只好压低声音轻声苦苦哀求着:“求你……不要,饶了我,饶……

  饶了我吧“但菁玉很快地被阿德将充满臭烟味的大嘴与樱唇凑上,只能发出”恩、恩“声,这更增强了阿德的性欲。一直视贞洁如命的菁玉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强吻过,甚至都没与男友接过吻。

  阿德久经战阵的阳具大龟头很快感到了牛仔裤上的湿润,不禁性欲勃发。一方面继续用阳具顶磨菁玉的阴部,换左手狠压她丰臀,一方面很快的将舌头伸进菁玉了芳唇里去挑弄她的舌头;菁玉的舌头拼命向外顶抵抗着,可哪里是他的对手,樱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据了。另外阿德的右手也隔着奶罩握住了她的乳房上下的戳弄,发现菁玉的乳房不仅丰满坚挺更充满弹性,阿德预感她可能还是个处女,使得阿德愉快无比的大把大把的抓捏着她的乳房。

  在阿德放肆的完弄下菁玉只感到一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阿德粗造胡渣的刺激下,在男人强壮身体的摩擦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玩弄她的乳房,此时菁玉的下体也反应连连。

  阿德不愧奸淫过无数少女的老色狼,即使强奸也使得菁玉淫水不断。阿德龟头上的感觉更强烈了,竟然放肆的顺着菁玉的乳房往下抚摸经过小腹来到了她的神密幽谷,阿德顺手欲伸进菁玉的小内裤里一摸,可菁玉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抽出娇小的右手来阻挡他的粗大的右手。他索性顺势一把就隔着菁玉的小内裤抓摸她的肉嫩阴部,菁玉的小手却只能无力的抓着男人右臂做无谓的抵抗。手越过了给爱液湿润了的内裤,在菁玉的大腿内侧徘徊。那儿的肌肤特别幼嫩,滑不溜手的。强烈的刺激使菁玉下意识的急急挺动腰肢。阿德的手回到该到的地方,在湿润的内裤上停了下来。

  湿透了的内裤根本已失去了保护的作用,阿德的手指完全可以感觉到菁玉阴户的形状。一条溪谷,正不断涌出稠密的春水。小溪尽头,正是菁玉性感的枢纽。

  虽然隔住内裤,但阿德技巧的爱抚,仍教菁玉刺激得死去活来。索性隔着内裤抚摸阴核,并用两只手指轻轻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动着。直接的刺激令菁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揉磨肉嫩娇小的少女阴部使阿德舒服无比,嘴上的亲吻更加激烈了。惊喜的发现她的小内裤已经都湿遍了;更用右手中指不断来回抚弄她的阴唇,使得内裤一小部都陷如了阴唇。蜜汁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

  阿德发现她右手只是抓着自己的右臂,便放肆的一把将右手伸进她的小内裤里,一会儿狠命抓摸着她的肉嫩阴部,一会儿又轻轻抓扯着菁玉浓密的阴毛。甚至又放肆的将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抓摸菁玉下体,指尖轻触密洞口;中指则已埋在肉缝中搅动,而且向洞口慢慢推进。第一节指头已经探进入了从未缘客扫的花径,但觉温暖湿润,阴道紧绷着的四壁被慢慢迫开。菁玉感到下身有异物闯进,怪怪的很不舒服。但全身的甜美感觉,却叫她竟忘了躲避。手指一面绕圈子的缓缓挺进,第二节手指也进入了。菁玉感到下身愈来愈胀,愈来愈不舒服。

  哎呀!「痛!」

  菁玉感到这一下很痛。阿德也感觉到指尖遇到了障碍物,软软的不知是甚么东西。他试试轻轻地再往前一顶,「哎!」

  菁玉又喊了出来了。

  难道是处女膜?

  一想到自己将要强奸的名主播竟然是处女,啊德不禁血脉喷张,心想一定要用大鸡巴给她开苞。强烈的感到菁玉的玉洞又小又窄,紧包着自己的手指,阿德只有停止前进,此时半截手指被菁玉的玉洞紧紧吸着,又温暖又柔软,非常舒服。

  他尝试将手指慢慢抽出,又再缓缓插入。但保持不弄痛菁玉。这样轻柔的抽送,菁玉倒可以接受,反而愈来愈觉得舒服。再加上阴核上和胸前两点均被磨的强烈刺激,菁玉又难受了,只见她全身泛起红晕,腰肢猛烈的挺动着,一股股爱液激射涌出,身体阵阵激颤,陷入失神状态。

  过了一会儿菁玉才惊惧的感到他可能用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内,虽然体内瘙痒连连,淫水不断,但由于强烈的害怕就这样失去处女,自己的贞操竟然会被这样的人夺去,下意识的紧闭双腿,夹紧了他的右手掌,拼命摇头使小嘴摆脱男人无耻的强吻,抱着一线能使对方怜悯的希望,喘着气,低声哀求道:“不,……

  不要……不可以,……我有男朋友了……他……他不会放过你“阿德得意的笑道:“饶了你,你别做梦了,你这样的大美女我不上你太可惜了,文杰那个书生我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再说你又不是处女,怕什么。”

  左手承势从她的臀部剥下小内裤,大把抓摸她的丰满玉臀。

  而菁玉哪有精力去管他的左手,任由他抓抚,听他的语气自己似乎有一丝希望,红着脸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你饶了我吧,我……我……我还是处女。”

  “真的么,我不信,”

  阿德故意道。

  “真的,我……我真是处女,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没想到大主播自己承认是处女,一想到今天要插穴的不仅是个天生尤物,居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而且还是她亲口说出,阿德更加性欲勃发,阳具更加高高勃起,哈哈淫笑道:“太好了,我更要定你了,这年头美女是处女的太少了。”

  说着右手更加疯狂的在菁玉双腿的紧夹下用手指分开阴唇抚摩洞口早已湿润的肉壁,左手一下从背部将菁玉更紧的揽在怀中,头一下就埋在早已被磨蹭的更加高耸挺拔的娇嫩双乳之间,张口就放肆的狂吻菁玉那迷人的深深乳沟。菁玉无比迷人的娇躯在男人怀中拼命挣扎着,然而水蛇般的娇躯的扭动更增强了双方肢体的摩擦,男人更感到无比的舒畅,疯狂的用嘴玷污着菁玉那珍贵的乳沟。

  菁玉没有想到自己的哀求竟然换来的是对方更加强烈的非礼。而他的强抱几乎使自己双腿离地,只得用左手钩住男人的脖子,右手仍然抓住他的右臂防备他右手的无礼插入阴道,想道自己的抵抗是那样的无力,而自己的阴户就这样暴露在一个老色狼的面前,心想只要能保住处女膜不失守,他想怎样就怎样吧,自己只有忍耐。一边咬牙忍耐着剧烈的爱抚带来的强烈快感,一边仍低声哀求着:“不要……恩……不要,求你饶了我,我……我不想……不想失去处女!”

  而即将被强奸的女人的无力和哀求更唤起了男人的野性,阿德无耻的挑逗道:“骗人,不想失去处女那你为什么玉腿夹着我的手不放。”

  菁玉粉脸羞的通红,但心想怎能再上你当,稍一放松他的手指随时可能插入阴道。于是反而将腿夹的更紧了。阿德一看她又上当,不禁再次淫笑,猛得强吻住菁玉的樱唇,舌头再次深入玉口,强行与处女的滑舌缠在一起;左手环抱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不断抚摩;右手在菁玉双腿的紧夹下抓摸阴户更加舒爽无比,感觉小穴阴唇已经非常湿润能被很轻易的翻开,索性用食指深入外阴道,一边用手掌抚摩阴蒂,一边用食指按抠外阴道内的女人最敏感的阴核。菁玉顿时被搞的阴户内酸痒无比,淫水像决了提的洪水一样,淋了阿德一手都是,这时的菁玉玉唇被吻,丰乳被紧贴在男人长满胸毛的坏中,阴道,阴蒂,阴核都被玩弄着,娇躯已经瘫软,双腿已渐渐夹不住男人的手掌了。阿德乘机将右手伸过阴户去抚摩玉臀,而用手臂狠命摩擦菁玉的阴户并慢慢将她双腿抬离地面,形成菁玉几乎全裸的叉坐在男人右手的姿势。

  阿德的强奸行为不知为何反而使菁玉更容易兴奋,淫水更加汹涌,玉舌竟然不自觉的主动和男人的绞在一起,小穴坐在手臂上不自禁的来回移动以增强摩擦。

  就这样菁玉继续被强行爱抚和强吻10多分钟之久。菁玉忍不住发出动人的叫床般的呻吟。

  突然阿德感到她的阴唇张开了,忙用手掌猛揉阴户,这时菁玉的阴唇猛烈的将自己的手掌向内吸,阴户一阵阵的痉挛。突然一股浓浓的阴精从阴道内热热的喷射而出,淋在阿德的手掌上。菁玉就这样有了第一次高潮。全身已香汗淋漓,由于高潮后的乏力,菁玉趴在男人。

  没想到自己被强暴还能有高潮,菁玉感到十分羞耻和委屈,不禁流下难过的泪水。欲知菁玉能否保住贞操,请看下回分解。